一碗飘香:舌尖上的柳州名片

紫荆花城 醉美柳州|时间:2019-03-29 20:07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2225

吃一碗粉,识一座城。酸、辣、鲜、爽、烫,这是柳州螺蛳粉的味道,也是柳州“舌尖上的城市名片”。

  

从街边小吃到产业化发展,从地方小吃到热销海内外,柳州螺蛳粉走出一条有着工业柳州基因的创业奋斗路。


从一碗粉认识柳州城

  

记住一座城市,大多是从味蕾开始的。


微信图片_20190329195757.jpg

螺蛳粉休闲餐吧环境优雅舒适

  

就在几天前,一则关于“螺蛳粉申遗”的微博话题登上热搜榜第一位,螺蛳粉被称为“能够直达灵魂深处的治愈美食”受到了全国各地吃货热烈的关切。柳州螺蛳粉,这个柳州第一原创小吃,也是柳州最年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短短30多年,一碗柳州螺蛳粉,成为柳州人习以为常的生活,“嗍”出了40多亿元的大产业,“柳州味道”从飘香龙城到香飘海内外。

  

“阿弟,要什么粉?”“二两螺蛳粉要空心菜,多加点腐竹,加个蛋,微辣。”从每天清晨开始,柳州螺蛳粉的点菜对话,回荡在城市各个角落。在柳南区一家柳州螺蛳粉店中,煮上一把粉和青菜,舀上腐竹、酸笋、花生、木耳,淋上鲜香的螺蛳猪骨汤……65岁的店主梁秀荣煮粉动作一气呵成。大概一分钟时间,一碗热气腾腾的柳州螺蛳粉递到食客手中。


微信图片_20190329195800.jpg

外地游客慕名前来品尝柳州螺蛳粉

  

在上世纪80年代,螺蛳小吃摊遍布闹市、小街小巷。1985年,梁秀荣在当时的鱼峰大转盘新华书店的后巷,架起煤炉卖起了螺蛳。“煮螺从两毛钱卖到加青菜的3毛钱,后来加粉卖到4毛钱,随着腐竹、木耳、花生、酸笋佐料的增加,卖到6毛钱、8毛钱、一块二,到了1995年,卖到了一块五一碗。”在梁秀荣记忆中,柳州螺蛳粉的演变脉络非常清晰。

  

她描述的,是目前最公认的柳州螺蛳粉起源。

  

“是先有螺蛳和粉,再有螺蛳粉。”原柳州博物馆副馆长、柳州市知名考古学者刘文说,40多年前,柳州市博物馆在大龙潭鲤鱼嘴等遗址发现了大量的螺蛳壳堆积物。虽然柳州螺蛳粉出现时间较短,但嗍螺蛳和嗍米粉在柳州历史悠久。

  

微信图片_20190329195803.jpg

一碗粉配上各种卤味简直是“豪华大餐”


2008年,柳州螺蛳粉手工制作技艺入选广西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从街边的螺蛳粉摊到骑楼内的粉店,再到现在的连锁店,各式各样的粉店遍布龙城,整个城市弥漫酸、辣、鲜、烫、爽的粉香,成为柳州特定的城市标志。

  

“不食螺蛳粉,枉做柳州人”这句话,足以证明螺蛳粉在柳州人心中的地位。

  

“柳州味道”冲刺“双百亿产业”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味蕾深处,即是故乡。一碗“柳州味道”盛满了故事。

  

2014年,大学刚毕业的韦路宇只身一人到广州打拼。这个柳州妹,在异乡最思念的就是柳州螺蛳粉。韦路宇偶然从亲戚的口中知道有预包装柳州螺蛳粉的存在,于是上网花30元买了3包。在陌生的城市,一碗自煮的袋装螺蛳粉给身在异乡的韦路宇慰藉,让她一解乡愁。


微信图片_20190329195755.jpg

螺状元螺蛳粉包装生产线,工人正忙着包装螺蛳粉

  

就是在2014年,预包装柳州螺蛳粉横空出世,乘着“互联网+”的东风,柳州螺蛳粉成了一项小吃产业,市场蛋糕越做越大。

  

34岁的贾晓佳说,她的青春是带有“味道”的,“没错,是一碗柳州螺蛳粉味。”

  

2014年,贾晓佳与父亲等人一块创业,成立了预包装柳州螺蛳粉生产企业。从小批量的半自动化生产,再到如今的全自动化生产,她所在企业的成长轨迹与大多数同期注册的柳州螺蛳粉生产企业相似。

  

2016年,广西发出全国首张柳州螺蛳粉出口通行证,这一碗粉走出新的天地。

  

注意到市场的热浪,市政府用工业化思维推进柳州螺蛳粉产业化发展。通过建立柳州螺蛳粉地方标准、申报“柳州螺蛳粉”地理标志证明商标、650万元重奖柳州螺蛳粉品牌、建立柳州螺蛳粉检验检测中心等一系列工程,柳州螺蛳粉这个产业站了起来,朝着“双百亿产业”目标发展。

  

据统计,2018年我市袋装螺蛳粉产值突破40亿元,日均销量突破100万袋。


《舌尖上的中国》引爆“网红”食材

  

柳州螺蛳粉爱好者有一个共识,没有酸笋的柳州螺蛳粉是没有灵魂的。柳州螺蛳粉的“配角人生”也美不胜收。


微信图片_20190329195806.jpg

这一锅“黄金汤”让人胃口大开

  

柳南区太阳村镇百乐村的黄继华就是一名酸笋批发商。《舌尖上的中国》让柳州螺蛳粉的配角之一——酸笋成为“网红”食材。

  

黄继华“嗅”到商机,种起了竹笋,学起了腌制酸笋的手艺。

  

他在种竹笋的山脚下建了个小厂,在竹笋砍下的两小时内立刻进行腌制,最大限度保证它的新鲜与口感。


微信图片_20190329195808.jpg

柳州饮食文化螺蛳粉博物馆陈列的螺蛳粉模型犹如真的一般

  

2018年,“柳州螺蛳粉”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正式启用,意味着此后柳州螺蛳粉只能柳州造,从原料到加工都必须说明产地,极大地推动了预包装柳州螺蛳粉的标准化生产。这为螺蛳、酸笋、酸豆角等一系列原料的养殖与种植本地化“吹来春风”。

  

“去年消息一出来,好几家原来从外地进酸笋的袋装螺蛳粉企业马上就给我们下了订单,现在的酸笋根本不愁卖,甚至不够卖。”黄继华的酸笋越卖越好,还销往外地的螺蛳粉店铺,年销量近13万公斤。

  

同样搭上柳州螺蛳粉产业“快车”的,还有柳南区太阳村镇山湾村的村民。

  

一张张大网支起的“螺蛳床”,在晨曦中格外醒目。这是柳南区螺蛳粉小镇螺蛳养殖基地的美景一隅。

  

“螺蛳养殖是新兴产业,也是扶贫产业、富民产业。”山湾村书记唐定三说。柳州螺蛳粉实现产业化后,螺蛳日消耗量大,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了养螺“大部队”。

  

回忆起山湾村与螺蛳的渊源,唐定三感慨万分:“最开始不少村民不愿养螺,怕亏本。但我把大趋势和政府的产业奖补政策跟他们说清楚后,家家户户养起了石螺与田螺,现在个个都走上了致富路。”


记者 周枳伽 韦斯敏 帅君 黄蕊



责任编辑:陈静

值班主任:李华


本文未经柳州日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录用及擅自摘选

相关阅读: 社会 热点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