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鱼峰”散文大赛二等奖:蟠龙不语

文学|时间:2017-04-26 16:51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2972


蟠龙不语
□倪小捷

       “壶中之透别有天,世外之栖杳无地。”它静静地盘踞在那里,静静地,已有千万年了。海水孕育了它的雏成,百转的江流是那惊鸿一瞥的回眸。花,开了又败了;翠意,长了又淡了。曾几何时,跳动的生灵成了万物的长灵,带来了喧嚣带来了炮火带来了祷告,他们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去。难耐的,是三更酒醒,残了一地的宴席。可是,它不语。匍匐着,守候这一丝绿意;盘踞着,看那云淡风轻。


当西烛燃起一股暖意,熏得雾霭片片金橙,它静静地卧在那卷卷白花中,望着周遭水汽升腾,升腾的却是过去没有实现的那点儿梦。不是未曾有过飞腾之愿,只是青梗峰有青梗峰的好,让那顽石眷恋着尘世的埃土,哪怕明珠亦落下遗恨。况且此间这般独好,玉带九曲系人肠,沾得芙蓉一股香。日渐当空,灼灼炎炎添了水汽几分醉意,痴了,忘了那滚滚火球的号唤,只剩那金色的眸子沉沉,身儿振振,晃了光啊影啊几个跟头,终留下浸湿了衣衫的惺惺。蟠龙啊,蟠龙,亿万年了,风吹不去,雨打不走。南海不远,却始终没有游海化龙,宁待那安静的夜里,看牵牛与婺女的相分相遇。世人道,只羡鸳鸯不羡仙,我看倒是那天公多予了几许情,在这人间别造一方天堂,留它守护这天上人间。

杏花烟雨,才子佳人。潇潇,是八恺衣袂翩翩的遗风;瑟瑟,是混沌的一声叹息。紫禁的霞光山遥水远,田埂里叮咚的锄声还在耳畔。难望到的是远方,受局限的是眼前,然而它不语,只顾拥守着一片飒爽天真。何日见君子,颂几首好诗唱几首小曲,赏这山花两枝,种三角梅花开成林,无须高阁压身,只缺钟磬丁零。他来了,建孤楼三层,悬着翠微,对着江水,一点烛光,通宵达旦。松香卷着墨气溢出楼阁,哪怕是在寒冬腊月里,似也陶得草木悠悠郁郁。可有痴人曾说笑?以酒邀明月,以清墨对饮伏龙。它摇摇头,不语。看他来了又走,一袭山火换几点僧庐烟星。

寒石啊,冻了凉了掸下几抹灰屑,却缠着树根儿牢牢守候。它贫瘠,润不成树冠参天,可它的长情,却融得那根底千百尺。人杰地灵之处,该有奇花异草。可它不语。像壮族姑娘耳后别着的花簪,像小伙儿随意撷下含在嘴里的绿意。有心人名,此非地灵,实乃天功,山川之甲,“开天辟地而已然矣”。东开鸿蒙,那个巨人将它从混沌中唤醒,置它于这东南灵水之侧,不争不怒,与天地共生共长。蜿蜒的是它的身躯,铮铮地是它对那个巨人永恒的追忆。庙宇立了又破了,香火燃了又灭了,只有它兴也好衰也好,不语,蛰伏着盘踞着铭记着。

珠江水悠悠,是最美的过客。那灵动,温暖了它的岁月活跃了它的生命;那浮沉,光彩了它的绿意盎然也黯淡了它的山花灿烂。她变化多端,时而像活泼好动的少女,时而像慈祥温厚的母亲。它拥她在怀侧,让那细波滚荡着它的万般柔情。它与她共生共长,在无人知晓的时候,地转河移,相濡以沫,直到炉烟升起来了,伴随着铿锵的奏鸣。他们说这里的山孕育了最好的窑土,这里的水平缓广阔适宜输运。他们共同哺育了一个享誉四方的孩子,它给他命名叫窑埠码头,她给他命名叫东门渡口。从清晨一直到黄昏,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穿梭的,是一个个粗壮的臂膀;谈笑的,是舟上的薄扇轻轻算珠哒哒。瓦砖、食盐、木材络绎不绝,唷吼声、赶圩声、货装货卸的琅珰声混碎在红泥黄沙间,滚涌着一波又一波。若江河也有潮汐,此时怎舍退去,无奈渐落的日头总是宣告着匆匆。一瞬间就要入夜了,夕阳的余晖照得波光暖暖,氤氲着人的归心,偏它还趁势揽下天际边的霞光,将空气也染得红橙,蒸得筋骨一片酥软。放下铁锹,解下头巾儿带,往土堆上一坐,往小舟中一卧。咕咕的鸟雀归回它的怀抱,鱼儿渐慢了游戏的身影。不知是谁清了清喉咙,震去了几分懒劲,“嘿——什么水面打跟斗咧,嘿了了啰”,“什么水面起高楼咧,嘿了了啰”。一句又一句,一曲又一曲,你来我往,把阑珊与斑驳交织交幻编打成网,将这碧水青山的诗情画意洒向远方,留下身后的灯火通明。 可“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千古一声的浩叹同样悠荡在这绿水青山间。巍峨不动是它的使命,奔腾不息是她的轮回。终有一聚,终有一别。渐渐地,起船的号角少了,人也倦了。东边的一声霹雳,卷来了硝烟滚滚。到处是堡隘到处是铁网,她疲惫不堪,污泥烂水化不去冰骨残骸,卷不尽鲜血淋漓。千年的溶洞,成了十年的火库,住着仙儿僧儿的地方成了战犯的囚庐。“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用悲歌代替一声叹息吧,好送她远去,远去…… 远去是那无尽的句点,绵延得寻不见一个休止符,留下了空空荡荡的寂静。

冬去春来,物转星移。烧炉慢慢冷却了,虹桥一座接着一座地架了起来。古青的瓦砖经不起岁月和炮火的洗礼,角上的青玉换成了两颗明珠,在夜里将星辰也比得黯淡。窑埠老村移了地,没有网儿来再唱鱼跃龙舞的歌儿了。尖顶平房长成了十三米的平台商铺,鳞次栉比的四合小院替了乱糟糟的破瓦烂砖。人似乎多了,又似乎少了。十来年,弹指一瞬,越来越快的不再是牛马车那滚动的轱辘,越来越美的也不再是铅华淡淡。只有它,还静静地矗立在那里,默然不语。不语,让人忘了过去的悲喜;不语,留下个空空如也的姓名。挹琴看鹤去,枕石待云归。世人叫你作“蟠龙”,可又有几人明了鹤去云来之意。

它是蟠龙,戏珠于潭中,飞腾于边徽。它欣喜,青鸾舞翠作羽纱,耸石怪木铧粼粼;它骄傲, 敢叫光辉比斗魁,又曾冷眼对飞灰。可它在这待了太久了,太久了……四季的轮回就像一天的光阴,哪怕是云嘘绝壁,潭澄如镜,却道是,烂石残壁。“思量,能几许?忧愁风雨,一半相仿。”不如对着清风明月,看那云幕高张,听那茵苔暗长。日出日落风起云散,蟠龙,不语。

(本文获“魅力鱼峰”散文大赛二等奖)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1. 1寻人启事|这么冷的天,梁希浩小朋友你在哪?快点回家吧!妈妈很想你
  2. 2唏嘘,他昨天才在潭中西路一健身房办卡,今晚便倒在跑步机上猝死
  3. 3东环大道一小区“12·8”地下车库命案嫌疑人被捕!系被害人前夫
  4. 4天气冷冷冷冷!冬季使用燃气有哪些注意事项?大家一起看看吧!
  5. 5400万龙城人民的祝福!柳州市观礼团参加自治区成立60周年庆祝大会
  6. 6-2.6℃!今天,柳州最冷的地方是这!
  7. 7气温有望回升!未来一周:低温阴雨过后就是晴天
  8. 8广西唯一获"2018中国十大最美乡村"殊荣的村庄——怀洪村,牛!
  9. 9广西铁路建设“十三五”规划公布,多个重点铁路项目涉及柳州
  10. 10孟晚舟保释后发朋友圈:我以祖国为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