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地升起的一道闪电 ——诗人刘频印象

文学|时间:2017-04-20 16:44 来源:柳州晚报 评论:0 点击:3806


刘频简介

刘频,男,60后,柳州人,新三届大学生,做过教师,后从政,现任职市政协。1970年代开始写诗,1981年以来在国内外刊物发表大量诗歌,作品入选数十种优秀诗歌选本及获奖。出版诗集《浮世清泉》《雷公根笔记》。近年曾获广西文艺创作最高奖——铜鼓奖、广西首届年度作家奖,并被广西作协特聘为广西诗歌导师。2010年与友人创办广西“麻雀”诗群并主编《麻雀》。

刘频(右二)在“麻雀”诗群主办的诗会上。

编者按:

为了弘扬柳州文化、营造文化氛围、带动地方文化发展,从今日起,晚报副刊陆续推出重磅专栏:龙城文化。该栏目特邀本地资深写作团队,专访柳州文化界知名人士,广大读者可从精彩的采写中,一览柳州文化名人之风采。我们的作者将从各个文艺文化协会的国家级会员开始采写,见报不分先后,以受访者接受采访的时间安排为准。在此,非常感谢受访者对晚报的大力支持,让我们一如既往地为繁荣柳州文化而努力!

记得上世纪90年代,还是学生的我,就经常从《诗刊》《星星》诗刊等国内一流文学刊物上,看到诗歌下面的作者“柳州·刘频”的字样,顿时涌起地域自豪感。那年头,他的诗歌频繁出现在刊物上,甚至是头条。他的诗歌除了惊艳震撼外,还给人一个直觉:这个叫刘频的人一定是个暗藏巨大潜能的人,巨大到可以不安分,甚至未知。

随着这种潜能认知感,刘频一直是道有吸引力的光存在。

把自己逼到灵魂的内核

同在一座城市生活,由于共同的朋友,和刘频有过几次交集。2010年加入广西“麻雀”诗群后,和他的交集才更加近距离和频繁起来。

创办“麻雀”诗群多年来,对外他一直谦逊地说:大家一起努力的。其实我们清楚,当年如果没有他的一再坚持,就没有今天的“麻雀”诗群。我们私下惯称他为“麻雀”头,但却经常见他没有“头”的样子,和我们喝酒,干脆豪爽,然后谈诗歌,谈阅读,谈见闻,谈写作秘籍。带我们参加各种诗会,他总是介绍周围的人:这是我们麻雀诗人……。很多时候,他也有“头”的一面,他要求我们必须增大阅读量和知识面,加强对文字的训练和敏感度,把自己的写作目标放在全国优秀纯文学刊物的标准上。他常说,你们不把自己逼一下,怎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可能和结果?

在他的严格相逼之下,“麻雀”诗群的诗人迅速成长起来,集结起柳州、来宾两地实力潜力俱佳的诗歌写作者30多人,作品被国内诸多纯文学刊物整体推介选发。2014年,“麻雀”诗群参加由中国诗歌流派网、《星星》诗刊等联合举办的“21世纪中国现代诗群流派”评选,入围“21世纪中国三十六家现代诗群流派”。近两年,有4只“麻雀”诗人进入到鲁迅文学院培训班学习深造。2016年,在柳州市首届青年作家培训班上,有4只“麻雀”诗人成为柳州的首届签约作家。

刘频有一首诗叫做《逼》, “把闪电从岩石逼出来/把诗歌从暴动的文字逼出来……/把滴血的灵魂从受伤的刀子逼出来/一个人在荆芒上尖锐地舞蹈/这甜蜜而冒险的春天/他把自己从斑驳重叠的阴影中/一点一点逼出来。”全诗一气呵成,大有一副不容置疑、霸气十足的味道。

实际上,他一直都在现身说法——写诗,或者做任何事情,要学会逼自己,是生命历练之后的逼,是一种义无反顾的逼,把自己逼到灵魂的内核。

万物都是我的亲人

一个成熟的写作者,不仅仅是语言上的,更应该是思想上的集大成者。一个作家的作品中所具有的悲悯情怀,决定他作品的格局大小。

在问到刘频近年写作的变化和状态时,他说:“近年我的诗歌写作方向出现变化,更贴近现实,贴近生活中卑微的生命,与我的工作视野的拓展有着直接的关系,而且这种题材、这种情感会在写作中持续下去。”

作家曹文轩曾指出,悲悯情怀是文学的一个古老的命题,也是一个永恒的问题。刘频意识到悲悯情怀的重要性,在《用广阔的慈悲安放落日》《我只为一棵夭折的玉米忧伤》《把在瓜地里哭泣的月亮,驮在背上》等诗作里,无不自然渗透出对世间万物的关照,他的悲悯情怀油然而生。“一直向卑微的事物致敬,学习/ 把大地上的青草、蚂蚁视作亲人……”

谈到这里,我想起多年前,我的一个闺蜜从北京回柳,她就读于国内知名的学府,眼界不低,对于国内诗坛和诗歌写作一直抱有微词看法,我无意中传了刘频的几首诗歌给她,当中就有《祖国的麻雀》。她读完后说:我感受到写诗人内心强大的情爱和怜悯!闺蜜之后缠着我,一定要认识写诗的人,要向他表达敬意!

在《祖国的麻雀》里,刘频大声宣告:“我必须说:我爱你们,祖国的麻雀/就像我爱祖国的野草,蜻蜓,河滩上的鹅卵石”、“我必须说:祖国的麻雀,我爱你们/你们小小的心,小小的身体/在我朴素的诗歌里一次次飞来,又飞去”。

从大地升起的闪电饱含力量

文学评论家刘玲这样看刘频,“他不是一个无端厌世愤激的人,也不是一个郁达夫式阴郁的人,他在每一个热爱的平凡的日子深深镌下生命的刻度,他的生活细致、扎实。”

在接触刘频的日子里,他表现出惯有的温文儒雅,待人接物上不卑不亢,完全是个热爱平凡生活的男人;但偶尔也露出柳州人特有的血性特质,这种血性本质,更多的体现在诗歌,蕴含在他强大的内心里。

和朋友谈论他的诗歌《维拉日记:在雨夜里遇到刑侦队》,就深切地感受到他内心排山倒海的锐度和力量,“五枝长枪管指向天空。一阵阵痉挛的闪电/似乎无处可逃……”。在《今夜,鹰王在闪电中现身》里,他摒弃了隐喻,“今夜,一百座平原陷落,一百座高原拱起/今夜,鹰王现身,山川静穆,有人必死。”在诗歌的静穆里,大地重新排序,我觉得那道闪电,就在身边,它的力量就是美,照亮一切,让万物看得更清走得更远。

写到这里,我觉得有必要穿插一段授奖词。2013年,作为唯一获奖诗人,广西作家协会颁发给首届广西年度作家奖获奖诗人刘频的授奖词:

刘频的诗歌自觉地置身于社会和人性的复杂矛盾中,并始终保持着对时代生活的警惕,将历史生活与现实生活、个人生存与人类境遇、外部世界与内部精神交织起来,深入物质时代人类精神的困境,在洞彻人性的明亮和幽暗中体现出诗歌的力度,闪耀出理想主义坚定的光芒。在尖锐硬朗、富于区别性的诗歌书写中,通过娴熟丰富的技术,呈现出具有灵魂深度支撑的先锋诗歌的成熟和进一步的可能。刘频的诗歌有泪水有汗水有地气,让我们不仅看到时代的困惑,同时也给我们带来启程的勇气。

在出版诗集《雷公根笔记》之后,近年来刘频完成了400多首诗歌的写作,形成了《东风破玉录》《中国速度》《偷羊人的秘密》《沸腾鱼:纪念1966——1976》《献给拉卓的诗篇》《刘氏家谱补遗》等系列作品,更加关注时代和生活,更加注重对人性和苦难的挖掘,更加注重在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对民族化和本土化的探索,这些作品将结集出版。

一个写作者就是需要这样的勇气和力量,刘频就像从大地上升起的一道闪电。从一定意义上讲,在柳州这片热土上,出现类似于刘频这样的闪电,是必然也是合情合理的。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1. 1刚刚,柳州市各城区2018年中小学学区范围发布!详情看这里
  2. 2柳城一蚕农养出彩色蚕茧,北京商人搭飞机赶来抢购
  3. 3争创全国文明城市 我自豪 我参与 我共享
  4. 4网传“两男子用锁头殴打一女生”,柳南区通报:打人者系社会青年
  5. 51号追踪|柳江区两姐妹遇害前监控首曝光,“兽父”多次回望摄像头!
  6. 61号追踪|涉嫌殴打女学生的两名嫌疑人被分别处以刑事、行政拘留处罚
  7. 71号快讯|柳江区里高镇失踪的两姐妹已遇害,嫌犯为被害人父亲
  8. 81号追踪|记者探访小姐妹遇害案藏尸点寻找线索,现场怪石嶙峋
  9. 9一大波雨水要来了!今晚到明天我市将有大雨,局部暴雨到大暴雨!
  10. 10今年的广西高考难不难?答对要点了吗?柳州多位名师为你解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