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盗走了才开枪

文学|时间:2016-12-19 14:38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3026

小时候,我们家隔壁的杨公公,常常摇着蒲扇给我们一群小孩讲故事。现在回想起来,在我的文学启蒙中,最初的场景及想像力训练也就来自这样的蒲扇故事。

我记得他讲过一个关于迟钝的老故事。

说的是有一个人极其迟钝,迟钝到什么程度呢?

有一天,强盗们呼啸着骑马进村了,砰砰砰砰,一阵乱枪。

大家都惊慌失措,失声大叫,惟独他面不改色,刚才做什么现在还做什么。看他如此镇定自如,令大家都很羞惭,也就各自刚才做什么继续做什么。

强盗们抢了鸡鸭猪牛,得得得得,骑马跑了。

大家互相安抚,纷纷庆幸刚才没有反抗,没有出人命,洗洗睡了。

到了半夜,他忽地爬起来,笃笃笃笃,猛捶床铺。

惊醒了他媳妇,惊魂甫定,问他,你怎么了?

他喘着粗气说,哎呀呀,哎呀呀,白天强盗来的时候真是可恶啊!说完,他从床铺底下掏出一把枪,穿好鞋子跑出门去,大义凛然地、勇敢无畏地对着强盗骑马离去的方向,砰,开了一枪!

这故事开始只是听了好笑,后来每次想起都嚼出别的味道来,仿佛故事也在慢慢发酵。

关于迟钝,我一向是有一点的。听到这个故事以来的很多年,我自己也曾经在半夜捶床多次,不为别的,就为很多身后想了老半天才明白过来的事情。有时候是因为当时没想明白导致丧失了一些机会,捶胸懊恼;有时候却刚好相反,恰恰是因为没想明白反而成全了一些事情。所谓事缓则圆便是如此,有时候放慢点,一切都自然好转了。

偶尔有点迟钝,显然是有好处的。

至少,吵架的双方总是以迟钝那一方获胜。而且,迟钝的人总是比敏感的人更容易快乐。

偶尔有点缓慢,也显然是有益的。

美学家木心先生的诗歌《从前慢》就有:“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如此这般的慢,亦美好美妙。

前不久,一只叫做闪电的树懒成了网红。

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慢,说话慢,动作慢,思维慢,硬是慢出了新境界。倘若别人十分钟前讲了一个笑话,树懒要到十五分钟后才恍然大悟,才缓慢地发出“哈、哈、哈”的笑声。

这种慢,既极其可爱,又令人发指。(绿了红了)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