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曲柳水,美在江滨

文学|时间:2016-12-19 14:36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3278

(网络配图)

尝闻唐代柳州刺史曾在柳江边种柳,作有《种柳戏题》一诗,让人不胜感怀!诗云:“柳州柳刺史,种柳柳江边。 谈笑为故事, 推移成昔年。垂阴当覆地, 耸干会参天。好作思人树, 惭无惠化传。”柳宗元自嘲也是自勉,他把自己“种下”,坚守着一方水土,福荫后人。柳州、柳树、柳宗元,“三柳”契合,更让柳州文化多了一丝深沉和趣味,此举亦开创了柳州江滨绿化的先河。

柳江九曲环城,川流不息,时急时缓。洪来一泻千里,万马奔腾;洪退静水流深,宛若平湖。峡岸叠石斜出,纹质斑斑,流水把岁月冲刷出龙城历史的沧桑,于是,筑堤治水,绿化江滨,柳州人不惜劳心劳力。

在柳水之滨,一座公园渐次形成。六十余年来,规模由区区而至于皇皇,景致由简朴而至于茂盛——这就是江滨公园。1953年,它面积不到1公顷,植物也仅有一批法国梧桐。如今,这批法国梧桐已苍老,树叶渐变稀少,当您站在梧桐树下听风,就像老人在为您讲述过去的故事!新世纪拓建宽阔的园林绿地,面积已增至20多公顷,植物繁多,品种各样,花繁叶茂,绿树成荫,满眼琳琅。每当我们徜徉在绿树下、绿水边,沐浴江风,眺望着这线长长的园林胜景时,就像置身于画卷游离于尘世,情怀萦绕缥缈!

九曲柳水,美在江滨!有人称它为“柳州外滩”,说它比上海外滩多了绿树,具有自己的特色;有人喻它“绿色坠子”,是“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的璀璨明珠。

江滨的绿,青春、俊俏。宽阔的大草坪,高低起伏,一年四季都是绿幽幽的,仿佛绿色的海洋;错综的树木,无论寒暑,都盛装绿衣,寒来给你温暖,暑至给你阴凉!

江滨的花,各“色”各样。有月季、杜鹃、万寿菊, 有一品红、三角梅、红千层……有的不约而同地竞相开放,红的、紫的、粉的、黄的、白的、蓝的,五彩缤纷;有的你方唱罢我登场,高的、矮的、浓的、淡的、密的、疏的,姹紫嫣红。有一些,我分不清是灌木还是乔木,有时来,看见它是红色的;有时来,看见它是橙色的;有时来,又看见它是绿色的,就像变色龙一样,不厌其烦地变幻着色彩,美不胜收。还有一些,你不知道是花卉还是果树,含苞裹蕊,时有花发纷披,时有果坠枝头,让你看得美,闻得香,想着垂涎;更有一些,大多数人说不上名来,或见星星点点,或见串串层层,有的长得奇形怪状,有的笑得憨态可掬……

柳州最有名也是市民最欣赏的花,是紫荆花。这里的紫荆花,并非香港市花紫荆花,它的科目名叫羊蹄甲,又称洋紫荆,树木开花后很多人习惯简称它为紫荆花。江滨公园的紫荆花,树形高大,花期长,连片成林,花团锦簇,连一片叶子都没有。隔江望去,岸上是花,水里是花,形随风动,影随波涛,浮花浪蕊,美丽动人——没有“日出江花红胜火”的娇艳,更非“素面玉妃嫌粉污”的黯然,它是粉红色的,色彩减一分则淡,多一分则浓,就像淡妆的姑娘一样优雅、雍容、得体。每逢春浓时节,江滨公园的步道上、花树下,游人如织,络绎不绝。人们拿着手机,端着相机,不停地按下快门,要把最美的景色留在镜头,要把自己最美的一面融入画面,传递给家人,传递给朋友,传递到四面八方……

有人说:“九曲柳水,美在江滨!”每当听到这样的评价,园林工人都乐在心头。园丁辛勤劳动,日夜呵护,无论春秋,不计寒暑,致力于江滨绿化,使这里成为“百里柳江,百里画廊”核心景区。

江滨公园的美,是园林工人黝黑的脸庞、粗糙的掌纹衬托出来的;江滨公园的美,是园林工人细心培育、妙手剪裁呵护出来的……(叶枝校)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