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微小的善,总让我感动

文学|时间:2016-12-19 14:18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2974

国庆节期间,潜水队员在我们家乡的母亲河柳江深处发现了成群的“桃花水母”,此生物为世界级濒危物种,有“水中大熊猫”之称,对生长的水质和环境要求极高。由此,我们为母亲河的清洁和宜居而感到骄傲。在柳江河畔,有一群热心人,长年守护着河流的和谐和安宁——他们,就是柳州市放生协会的志愿者。




一个春日的上午,放生协会的小蓝在河堤散步,看见一排排钓鱼竿搭在河边护栏上,他不由停下了脚步。不一会儿,一名垂钓的男子手忙脚乱地拉扯起跳动的鱼竿,一尾红色的大鲤鱼上钩了,被收入了鱼篓。小蓝当即掏出50元钱,从男子手中买下了红鲤鱼,并煞有介事地告诉垂钓者:“红鲤鱼是河里的神,以后钓上了都要放生哦。”红艳艳的鲤鱼重新跃入碧绿清澈的江水,它美艳的姿态的确像神。中国人相信鲤鱼跳龙门可以变成龙,我也相信这么美丽的生物可以守护河流的安宁。
好友相子下三江独峒镇贫困村挂职后,经常往村后头那七百亩荒凉的山林地跑,考察地理,规划发展。夏日炎炎,相子独行崎岖山路,漫山遍野的茅草比人头还高,跨过一道小坎沟时,一条小花蛇突然惊起,窜向相子,一向怕蛇的相子吓得脸都白了,碰巧一村民从身后走来,空手熟练地将小花蛇擒住了,呵呵一笑说:“今天的晚餐有搞头啦。”相子不由动了恻隐之心,掏出身上的60元钱递给老乡:“这条蛇我买了。”村民爽快地答应了。小花蛇重新回到山野,迅速消失在夕阳下茫茫的草丛中。
相子打电话告诉我这件事,我直夸他做得对,我告诉他:“你要消除对一个事物的恐惧,就是去面对它,给予施舍,你这次的施舍可大了,是生命施舍。”我这是经验之谈,以前我怕狗,甚至连宠物小狗崽都怕,后来喂了几次狗粮后,我居然不害怕狗了,而是友好相对。
一个秋日的晚上,一场寒意十足的秋雨刚刚停歇,破旧的墙根下,一只湿透了的小麻雀形影孤单地站立,像刚哭泣过的无助的孩子。朋友小龙跑了一整天的业务,天黑了才收工,路过那堵墙,发现了这团瑟瑟发抖的小家伙,赶紧把它拾起握在掌心里。得到温暖的小麻雀居然安静地睡着了,它原来该有多么疲惫和伤心。
它忧郁温顺的眼睛紧紧地闭着,那一次次在天空跳动的心脏,如今跳动在人类的手心里,安详而依恋。我从朋友圈看到了小龙救助小麻雀的照片,心里涌动着怜惜和温暖。在广袤的树林和天空撒欢的小精灵,现在,这温软的掌心,就是你的家。当我对这只可怜的小麻雀生起真切的悲悯时,突然对这世界也心生怜惜,对这世界的一切生灵心生怜惜,也突然理解了狄金森《如果我能让一颗心免于破碎》中的诗句:
如果我能为一个痛苦的生命带去抚慰,
减轻他的伤痛,
或让一只弱小的知更鸟,
回到自己的鸟巢,
我就没有白活。
生命不分尊卑,慈悲不分大小。慈悲和爱同是一种温暖的质地,当它们刹那充盈心灵的时候,已经把温暖传递。就像一缕光融入一片光明,一滴水归于大海,我们能感受到的是整片光明和整个浩瀚的爱的海洋。能体验到生命的这种神圣和光明,就是没有白活。
让我感动的微小的善,像阳光的颗粒,刹那融入光明海,照亮生命。(邓静)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