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往事:烽火连天下柳州(5)

城记|时间:2016-12-20 16:29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5758

风云再起“桃园”散

(一)

我再次穿越时空,来到明末清初的柳州时,困守三江古宜的永历帝早被大西义军(张献忠的余部)的统帅孙可望“解救”到了安隆(现贵州安龙县)。

明末起义军本是要推翻明朝统治的,为何又要“解救”南明皇帝呢?

永历帝实际上是被孙可望劫持到贵州的。与大顺义军的联盟瓦解后,南明军队节节败退,永历政权再次陷入危亡境地,急于寻找外援。他们唯一可能的外援就是大西义军。此时,大顺义军经长期与清军作战,力量大减,而一直在云贵高原盘踞的大西义军正兵强马壮。孙可望此时已有称帝之心,见永历帝落难,正好趁火打劫,于1651年派人到南宁,要求永历帝封其为秦王,允许其独裁,大学士严起恒等朝臣坚决反对。孙可望恼怒之下派兵包围了永历帝的驻地,击杀了大学士严起恒等三十人,威胁永历帝。永历帝无奈,只好答应。

1651年,清兵进攻南宁,永历帝逃经泗城州(现百色凌云县)时被孙可望巡逻到此地的骑兵发现,“遂拥上入其营,驰报可望”。孙可望大喜,让他们将永历帝劫持到贵州安隆。应该就是这一次,永历前往贵州时途径三江,便在古宜筑皇城,驻留了一段时间。

永历帝很快被孙可望从三江逼往安隆。除“挟天子以令诸侯”之外,他还别有用心。他一一除去永历身边主要侍官,并派兵限制从官出入,孤立永历帝。永历帝在安隆的日子也颇为清苦,“宫眷内臣皆啜薄粥,内臣负薪汲水,宫婢自炊之” 。孙可望自己却在云南构筑“黄屋双阙,出入皆建葆羽、日月旗、孔雀扇、屈柄幢盖,乘金龙步辇,名其亲军曰扈卫,铸印仍献忠式,作七叠篆,帝制自大。”(王夫之《永历实录》)

在孙可望的心里,安隆实际上是“安笼”,将天子困于笼中,时机成熟便取而代之。永历帝则把安隆改为安龙,以求得心理上的解脱。

(二)

就在永历帝被人挟持,过得惨兮兮的时候,以大西义军为主力的抗清联盟开始四面出击,并取得了辉煌的战绩,特别是李定国一路。

李定国跟孙可望是结义兄弟。张献忠收有四个义子:张(孙)可望、张(李)定国、张(刘)文秀、张(艾)能奇,都是陕西人。张献忠生前最宠爱孙可望,常开玩笑说,若有一天能当皇帝,将立可旺为太子。

或许是这句承诺后来影响了孙可望的一生。张献忠死后,四个义子纷纷改回了本姓,孙还把自己的本名“可旺”改成了“可望”。这应可看作他对称帝的渴望。这也为他后来逆时而动,导致众叛亲离埋下了祸根。

张献忠的这四个义子皆能征善战,特别是李定国,从小熟读兵书,天赋极高,文韬武略均不输给将门子弟。他很小就立下精忠报国志向。

与永历政权形成统一战线后,1652年春,孙可望开始指挥联军北上南下,进攻清军。他派刘文秀自成都攻川北,白文选、张先壁为副将;派李定国自贵州出黎平、靖州,马进忠、冯双鲤为副将。时年32岁的李定国与南明宿将马进忠精诚合作,合军10万,战象50匹,浩浩荡荡开往黎平。

中国战争史上,鲜有战象的记载。这些战象就像二战的步兵坦克,震慑敌胆,掩护着大军杀进。满清旗军虽称霸马背,但又何时见识过这样的象阵,一时惊慌失措,溃败千里。

四五月间,李定国率军攻下黎平、靖州、武冈、宝庆。七月,李定国兵临桂林,在大榕江大败清军,并驱战象,攻破桂林城。清军守将定南王孔有德自焚而死,南明叛将陈邦傅全家被处死。孔有德原为明朝叛将,上次率清军攻陷桂林时曾逼死南明重臣瞿式耜、张同僘,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得到了同样的下场。

孔有德也是一名将才,不论在哪个阵营都屡建战功,但为人较为狡诈。就当时的形势而言,南明气数已尽,孔有德算是一名识时务者。然而,此时“不识时务者”李定国正自比“胜曹操”,誓要扶弱主,光复汉室,留一世英名。两雄死战,令人叹腕。

李定国又率军收平乐、柳州,很快收复广西全境。在《柳州府志》里有记载: “七月,伪晋王李定国遣其将杨割鼻攻陷柳州。”此时,曾驻守桂林被孔有德击溃的南明残部胡一青、赵印选、马宝、曹志建等仍留在广西,屯聚山谷,闻讯纷纷前来投奔李定国。

李定国又率主力从桂林出发北上,一举收复了湖南大部,并在年底在衡州迎战八旗入援精兵,大胜,清军主帅敬谨亲王尼堪当场被乱刀劈死。清朝官员闻讯“号天大恸”称“自国家开创以来,未有如今日之挫辱者也”。

仅数月,李定国率领的10万大军,便收复了十六个郡、两个州,辟地三千里,并立下了灭杀清定南王、敬谨庄亲王“两王”的大功,一时军声大振。

(三)

就在李定国捷报频传之时,南明联军统帅孙可望却坐不住了,他无法容忍李定国的声望盖过自己。一念之间,一场内耗开始上演,并最终葬送了联合抗清的大好局面。

正当李定国派出马进忠、冯双鲤北上夺取长沙,派张光翠从宁乡出发,取常德,准备一举恢复湖南全境之时,抵达武冈的孙可望得讯却不想让李定国功成,而是想让他身死。他秘密召回心腹冯双鲤,正节节胜利的马进忠部不知情,也随之后退。

这时,蒙在鼓里的李定国正率部在衡州迎战尼堪率领的援湘清军。就在义军劈杀尼堪,杀退援军之后,李定国才获报说冯、马两军莫名后退,大惊,不敢孤军深入,急忙退回邵阳。湖南大部又重新被清军占领。

孙可望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就在李定国退屯宝庆时,孙可望派人来请他前去武冈开会,“三昼夜书七至”,李定国不得已只好前去。邻近武冈时,李定国突然接到义弟刘文秀之子派人密报,说孙可望打算等他一到,就将他杀掉。李定国大惊,急忙带部队东渡湘江,逃往广西,自永明走平乐,下梧州,进围肇庆。

义兄已经反目,南下广东的李定国本来想占领肇庆之后与台湾的郑成功会师,从福建、浙江出发,去攻打南京。然而,此次,他遇到一个并不出名的敌手——清将许尔显。此人擅守城,李定国率军围攻三个月都没拿下肇庆。李定国部已人疲马乏,又逢清军大批援军杀到,他只好率军退回永安州(现梧州蒙山县)休整。

1653年4月,李定国率军退屯柳州。据《柳州府志》载:“李定国率兵至柳,与民分田而耕,为久屯计,派征浮粮,又拆屋为桥,一夕,忽焚桥走。”

李定国这次在柳州屯守的时间比较长,从其作为来看,他是打算将柳州作为根据地来打造的。他在柳江上建的浮桥是柳江上有史以来的第二座浮桥。第一座建于1650年,也是南明军所建。

就在李定国从广东败退之时,他的义兄孙可望引火烧身,也刚经历一场大败。

孙可望在武冈诱杀李定国不成,李定国引兵南下之后,清兵亦从衡州向西南挺进。陈可望于是率军下宝庆阻击。孙可望见李定国似乎轻而易举就灭了清朝两个王爷之师,便认为自己也可以,妄自尊大,结果在指挥上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命令白文选、冯双鲤、马进忠各将其军,因山为垒,不得令不许动。他自己则独自带着精锐的藤甲兵前去迎战。由于指挥不当,孙可望的部队被清军铁骑合围,冲杀,溃不成军。白文选等三将不得令不敢动白白坐失战机。

宝庆之败让孙可望精锐尽失,只好退回大本营贵阳,不敢再提北伐之事。而清军为了报复,追杀千里,四处屠城,百万百姓死于非命。孙可望悔恨交加,自愧才能确实不如李定国,也因此更加嫉恨李定国。

须知自古成就帝业的,多是擅领导和团结将领的,而并非处处逞英雄之人,但孙可望却依然执迷不悟,又先后两次派兵去柳州袭击李定国。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未完待续)(赵伟翔)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