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往事:烽火连天下柳州(4)

城记|时间:2016-12-20 16:12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3792

                                                                                                                                   帝王逃窜烈士悲

(一)

我穿越南明,与朱由榔在三江的再次邂逅是在1651年,是什么时节已经记不清楚。

1651年正月,清军进攻肇庆,永历帝又开始了逃亡之路。那一年8月,飓风大作,广州水师全军覆没。这似乎是永历政权的凶兆。永历一路逃亡,先后到达梧州、浔州(桂平)、南宁、太平(崇左)、安龙。永历帝的一路逃亡也是南明军的一路溃败,在太平,慈圣太后去世,瞿式耜、张同敞(张居正之曾孙)、王化澄、李元胤(李成栋之子)先后战死。至此,南明的精英已经损失殆尽。

其中,瞿式耜、张同敞之死让人动容。11月,清军进攻桂林,守将赵印选战败,桂林陷落,瞿式耜已对永历帝失去信心,抱着殉难故国之心,没有撤退。已过河的张同敞听说瞿式耜还没走,便回去规劝,却被瞿式耜报国难的精神所感染。两人相对饮酒做诗,直到清兵破门而入。

永历是什么时候逃往三江的,正史并没有记载,但在民国版的《三江县志》大事记中有记载:辛卯(1651,即清同治八年),明永历帝驻跸石眼口。

(二)

永历帝进驻之后,立即在三江古宜安营扎寨,挖营盘、筑皇城,驻跸(皇帝后妃外出,途中暂停小住)一时。

其所筑的皇城,在《三江县志》中有载:“旧皇城有二。一在福安乡杉木寨浔江之滨,一在古宜乡白石寨石眼口对面,城俱以土筑城,各纵横四十余长,高丈余,明永历王经此所筑,今城垣尚颇完整。”

其中,白石寨皇城是在宋时所建的浔江堡的基础上重建的。我们前去白石寨探访皇城时,正遇村民马辅明晨酒微醉归来,欣然带我们前往。

皇城离白石寨约20分钟脚程,走过一片田地,可见一处坡岭腰上有一处窝下田地便是遗址。遗址靠山面水,占地面积0.7亩,有高低不同层次,原建筑已无存,村人已在里面开垦种地,但仍见周边土夯城墙和城壕。在城址的后山坡上还有练兵场及战壕遗址。

从城上张望,可见此地正是石眼河和浔江两江交汇之处,水面宽阔。石眼河是林溪河的下游。林溪河从湖南方向下来,在黄排寨与八江(武洛江)相会成石眼河,然后在石眼口汇入浔江。此处,乘船上可达贵州,下可达苍梧,必要时可随时从水路迅速撤离。这应该是皇城在此落址的原因。据说永历帝曾在大营洞和黄排寨重兵镇守,确保皇城的安全。如今在林溪河畔一处坡地上,还留有当年营盘遗址——大营洞,依稀可见其所筑营盘的布局。

沿浔江往上到斗江镇沙宜村杉木寨南约500米处的浔江左岸一级台地的一处低矮小山岭上就是杉木寨皇城遗址。

城址为西北向,平面呈长方形,城墙四角外突,四面城墙中部各有一处外突,类似马面,城墙用黄土夯筑而成。据当地考古人员测量,墙高3.2-4,厚4.6,城墙外有一宽5.6-9.5的平台,平台下宽13,深3-5护城壕,西北和南部现有两处缺口,可能是城门,城内地势东北高、西南低,现为稻田,除西南城墙和西北部分城墙被破坏外,其余城墙基本保存较好。城址内面积6061.6平方米

据说永历帝轮流住这两座皇城里,但每天具体在哪里住只有他的随从亲信知道。江边随时有船待命。可见此时,朱由榔已如惊弓之鸟,只能靠采取“狡兔三窟”的办法寻求安全感。

永历帝居三江期间是否遭遇过险情呢?这不得而知,但我在白石寨探访皇城遗址时,村民马宝德说,当地很多捞沙人经常能在皇城前面的浔江中捞到许多箭头和武器。我随马宝德到家,他给我展示了他捞到的一把箭头和一把似乎是铜制的不知名的冷兵器。

可见三江也从来不是安宁之所。在县志中有记载的就有安南侯郝永忠率溃兵由柳州经三江逃窜湖南靖县, 响马贼李尽忠、白毡帽贼(大顺军)高必正(李自成妻弟)、李来亨(李自成侄李过义子)等从龙胜广南和庆远经三江上溶江时,均一路抢掠,三江人民备受其害。

(三)

虽然暂避三江是无奈之举,但永历帝在三江的驻跸确实给了他喘息的机会。

既然一下子筑起两座土城,我想永历帝是有考虑在此住上一段日子的。《三江县志》载: 永历帝驻跸三江后,时融、怀(三江旧称怀远)两县县官皆归永历所用,直至清顺治13年(1656年)止。可见,永历帝在三江确实是住过一段时间的。虽然在《明史》等史书里没有记载这段历史,但《三江县志》里却记载一些永历帝在三江的一些故事与传说。

《三江县志》载:岁辛卯,明永历帝车驾过县,驻跸石眼口时,古宜大寨庠生曹应元,以扈驾及靖乱有功,封将军职,赐铜印一颗,端砚一方,封旗一面。同时敕封蓝孝子兄弟二人为二圣侯王,建庙祀之。曹墓,在和里天鹅岭山麓,亡蓝庙在古宜浔江右岸拱桥,墓在古宜市郊双石顶。

有趣的是,永历帝封这三人,曹为阳将,蓝氏兄弟显然是阴王。曹护驾有功,封将无不可,但永历帝为何又封蓝氏兄弟二人为二圣侯王,并建庙祀之?

2012年11月16日,我往浔江右岸二圣庙造访“二圣侯王”的时候,秋雨淋漓,似乎冥冥中有一种巧合让我能真切地融入“二圣侯王”的传说中去。

二圣庙位于县城长寿街尾,浔江边上,有数百年古榕参天。二圣庙就在古榕边上,只有一个小殿,二三十平方米见方。庙旁小卖部的店主说,别看它庙小,平时香火旺得很,特别是每年的三月初三花炮节,这里人山人海。

这让我更加疑惑,这蓝氏兄弟到底是何方神圣得民众如此热爱,还引来了皇帝追封?

那天,非初一、十五,庙门不开,托人许久,终于等来看庙老者。庙内十分简陋,二圣侯王雕塑着一青一红明朝官服。问及蓝氏兄弟的故事,老者指了指墙上的《古宜三月三花炮节简介》。

一阅方知,原来蓝氏获封还跟曹应元有关。故事里说:离古宜不远的卖柴坡住着蓝姓两兄弟,以种地、卖柴为生。平时勤俭,孝顺, 好行善,深得人们喜爱。一天,两兄弟卖柴归来,行至渡口,遇见陌生姑嫂二人,嫂有身孕,临盆在即,极欲过江回家。时渡工不在,姑嫂焦急。蓝姓兄弟问明情由, 即解船索摇槽渡姑嫂过江。不料船至江心,狂风大作,掀起巨浪把船打翻,四人同时遇难。众乡亲闻讯,均为兄弟俩事迹感动,从此奉为妇女生育的保护神。

1651年,永历帝驻跸三江。一天,曹应元陪永历帝巡游浔江。永历帝喜在船首观赏沿河景色,忽见江中有两条红鲤鱼随船而下,时出时没。永历帝奇之,问曹应元。曹应元略思片刻,便将以前在此渡口发生的事禀告皇上,说这两条红鲤可能是蓝氏兄弟所变,前来护驾行舟。永历帝听罢,龙颜大喜,既有感于蓝氏兄弟的美德,更望红鲤护驾平安,于是,传旨敕封蓝氏兄弟为二圣侯王。红鲤即消逝无踪。

古宜的九阁八寨父老乡贤感于皇上的恩典和二圣侯王的美德,化缘筹资于渡口大榕树旁兴建二圣庙,立下二圣神位香案。据说旧庙规模颇大,可惜已毁于运动。

庙落成后,每年三月初三,人们都会在这里唱戏、吹芦笙,举行花炮节,祭祀二圣侯王,传扬这种助人为乐的精神,沿袭至今。

永历帝土封曹为将和追封蓝氏兄弟为侯王,可能确有其事,不过二鲤护驾之事应只是美好传说罢了。

永历帝在三江还留下了“君定潭”的传说。说有一天,永历帝率领文武大臣沿浔江下融江南巡至怀远县治丹洲古城。船行至融江蕉花河口大塘湾深水潭时,突然狂风大作,白浪滔天,御船受阻,未能前行。后遇一余姓樵夫指点说,这潭深不见底,陛下到此受风浪所阻, 定是龙王朝拜君主,是否请陛下备礼祭江,亲书“免朝”二字于黄表上,焚烧后投入江中, 想必风浪会平息。永历于是亲临船头祭江,果然第三天便风平浪静。         但是,君祭潭定君不定。永历帝在三江的安稳日子也没能过多久,清兵不断沿河追击,他必须寻找对策,并对一直追随他的朝臣有个交代。

此时,在贵州的南明部将已和大西义军达成共识,共举抗清大旗。南明与义军的第二次统一战线形成,中国南方再次掀起波澜壮阔的反清浪潮。永历政权的命运是否就此出现转机?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