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往事:烽火连天下柳州(2)

城记|时间:2016-12-20 15:37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3372

穷途无路终联“贼”

 

东门城楼(网络配图)

(一)

我与南明永历帝朱由榔的第二次邂逅在柳州城,还是在1647年的秋天。

1647年6月,南明叛将孔有德率清兵攻湖南武岗,守将刘承胤献城投降,永历帝一行由马吉翔带领从湖南靖州逃到广西三江。然而,前无出路,后有追兵,永历帝如惊弓之鸟。

当时,贵州主要为大西农民军占领。虽张献忠于年初战死,但其义子孙可望、李定国仍实力雄厚,永历帝若前去,无疑自投罗网。湖南,清军新据,已不可退。唯一的出路就是过柳州,往南宁。然而,当时广西也呈南明军与大顺义军犬牙交错之势,贸然前行,也有风险。

其实在贵州,朱由榔还有一个可投靠之人,当时明匡国公皮熊就驻守在贵阳。然而由于事出仓促,音信不通,外面许多将士都不知永历帝的下落。皮熊还差点奉沦落贵州的韩王(争议较多,可能是朱璟溧)为新君,建立新的南明政权。

就在永历帝一行进退两难之际,为解夫难,王皇后向他说了自己大胆的想法。她劝永历帝摒弃前嫌,化敌为友,与农民起义军结盟,组成基础更广泛的抗清统一战线,协同抗清。

王皇后虽为一弱女子,却见识独到,能顾全大局,深明大义,十分值得一提。她终其一生,跟随朱由榔逃亡奔波,同生共死。滞留象州时,永历帝在南宁,她能单独处理政务。在贵州,朝臣内乱时,她临危不惧。

朱由榔对王皇后的建议极为赞赏。于是立即派人到各地联络李自成的大顺军余部。让他大喜过望的是,大顺义军主要将领都同意联合抗清。明军与义军的第一次统一战线形成(第二次为后期与大西义军的合作)。

事实上,南明军和义军早就很少互相攻伐,大家都明白,明军和义军已同为天涯沦落人,若仍相斗,只让渔翁得利。只有联合抗清,才有胜算。此外,无论义军还是明军,双方都视汉室为正统,汉人江山岂能旁落外族之手?这也是联合抗清的思想基础。

说来让人感慨,正是大顺农民军先把明朝给灭了,但李自成自己也没当上几天皇帝,又败死清军之手。如今形势所逼,苦主与“贼”却不得不联合起来,争那个不知该谁坐的江山。真可谓:“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危难时刻,正是农民军的挺身而出,让南明小朝廷转危为安。

(二)

自李自成死后,大顺义军余部分为两支,分别由郝摇旗、刘体纯和李过、高一功率领。当时,离永历帝最近的就是驻柳州的郝摇旗。

郝摇旗,没有名,原为大顺军中大旗手,作战骁悍,好举旗冲锋,所以绰号“郝摇旗”。后得名永忠是永历帝给起的。

据南明名臣、明末清初著名思想家王夫之所著的《永历实录》记载,郝因人品问题,在大顺军中并不得李自成重用,怀恨在心。在潼头南原之战中为了轻装突围,他竟想杀掉闯王的家眷。因此,闯王死后,李过、高一功等人都耻与他为伍。后来,他便带着人马投靠南明总督何腾蛟,得重用,成何心腹。

1647年,湖南陷落,他随何腾蛟败走南下,一路掠劫,在桂林见过永历帝,被封为南安侯。永历帝避三江时,他已劫掠到柳州。

这时,南明总督何腾蛟也在柳州。他也是刚刚从靖州虎口脱险。刘承胤挟持永历帝在武岗时,曾假传圣旨让何腾蛟来见。何到后,刘曾想借机夺何的兵权并将其驱逐。但是云南将领胡一青、赵印选素来都厌恶刘承胤,死忠何腾蛟,便带部队与何腾蛟过三江到柳州。一路上,南明旧将周金汤、熊兆佑、马养麟闻讯又前来汇合,一道驻扎在柳州。

知道永历帝流落在三江古宜后,9月,何腾蛟让总兵侯性、太监庞天寿率领船队5000人前往三江接永历帝。一路适逢大雨,道路泥泞,把永历帝一行冲得七零八乱,饥困交加,狼狈不堪,什么乘舆、服御沿途散失殆尽。   

侯性本来跟着永历帝护驾的,从靖州出来后与永历一行走散,便先从新宁到柳州,又到右江劫掠过往商旅,得银两布匹万数。永历帝到柳州后,侯性把抢掠所得献给皇室,皇太后凤心大悦,让永历帝给他加官晋爵。   

如此一来,群雄齐聚柳州,又有“挟天子以令诸侯”之威,一时间,柳州成为了明军与义军联盟的指挥中枢。不久,郝摇旗率部出击桂林。年底,南明军队大败清军于全州,进入湖南,一时声威大震。

不过,就在捷报频传之时,身居柳州的永历帝却再次遇险,差点小命不保。

南明大军北上后,南明分巡左江道龙文明等驻守柳州。十月初十,与龙文明有杀父之仇的广西土司覃鸣珂攻打柳州寻仇。覃鸣珂本是何腾姣副将覃遇春之子。覃遇春在湖南打了败仗回到桂林,却仍摆开阵势跟何腾蛟、瞿式耜要军饷,遭到拒绝。覃遇春到柳州后,龙文明接到何腾蛟密信让他处理覃遇春。后来,龙文明就摆下鸿门宴,支开覃的护卫,将覃捉拿送到桂林处死。覃鸣珂曾到三江向永历帝喊冤,没被受理,怒而纠结当地乡勇进攻龙文明。龙文明败走,柳州陷落,永历帝怕被覃鸣珂责难,躲到柳江船上。柳州城内外正打得不可开交时,突然,一阵乱箭“当当当”射到船上,让永历帝胆战心惊。

永历帝急忙叫人开船,顺流下行到象州避难,很快又逃到了桂林。

(三)

永历帝之所以很快就得以重返桂林,是因为联合战线旗开得胜。

然而,局势风云变幻,我很快又在永历二年(1648年)邂逅了再次从桂林逃回柳州的朱由榔。

1648年2月,清将孔有德攻全州,郝摇旗溃走,朱由榔再次逃回柳州。不过,这一次,朱由榔有了更多的回旋余地。

朱由榔准备从桂林撤退的时候,辅佐他称帝的大臣瞿式耜苦劝其留守桂林,以定军心。然而,第二天,他还是跑了。关于永历再次逃到柳州有两种说法。一是自己被吓跑的;一是被郝摇旗挟持的。郝摇旗兵败回桂林时,受到桂林守军歧视,怒而大掠桂林,史称“二月兵乱”。为保护自己,他决定挟朱由榔回柳州。

南明督军何腾蛟闻桂林兵乱,急忙率兵前去平抚,并最终稳住阵脚,与瞿式耜一起率军击溃了清军的三月攻势。此后,大顺军余部又同何腾蛟、瞿式耜的部队一起,取得全州大捷,并在湖南连连取得胜利,几乎收复了湖南全境。正是前方将士的英勇拼杀,朱由榔才得以小安于柳州。此期间,郝摇旗一直窝在柳州,按兵不动。

在联合战线的鼓舞下,广东、四川等地的抗清斗争风云再起,清江西提督金声桓、清广东提督李成栋、清广西巡抚耿献忠、清大同总兵姜镶、清延安营参将王永强、清甘州副将米喇印先后反正回归明朝,清军后方的抗清力量也发动了广泛的攻势。一时间,永历政权名义控制的区域扩大到了云南、贵州、广东、广西、湖南、江西、四川七省,还包括北方山西、陕西、甘肃三省一部以及东南福建和浙江两省的沿海岛屿,在1647年至1648年间,出现了南明时期第一次抗清斗争的高潮。

4月,李成栋等人反正后,南明临时都城肇庆又重回永历政权手中。李成栋派遣使者带来了正式贺表和奏疏,请永历往肇庆登基。局势突变,就像天上掉馅饼,让身在象州,处境窘迫的朱由榔闻报喜出望外,同时又有些忐忑。

说起李成栋,我想,朱由榔的心情肯定很复杂。

李成栋是山西(又有说陕西)人,曾是李自成部下,后投南明,累官至总兵,守徐州。顺治二年(1645),李成栋率部降清,从清军攻江南、福建、广东,攻无不克,成为屠杀南明军队最多的刽子手。号称南明明君的隆武帝以及绍武帝被一杀一捕,尽死于其手。李还在追剿南明政权过程中,滥杀无辜,参与“扬州十日”大屠杀,并在史称 “嘉定三屠”中,屠杀数万名无辜百姓。南明辖内,由官及民,人人谈李色变,恨之入骨。

这样的南明死敌,为何又良心发现,弃清投明呢?普遍认为,是因其剿南明立下大功却不被重用心生不满。另一个说法颇为传奇,说他是因为一个赵姓的小妾以死相谏,为报红颜之死,才毅然改弦更张。

不论如何,到这样的人身边为君,朱由榔难免胆战心惊,朝臣的意见也不一。古人云:伴君如伴虎。现在刚好反了过来。但为大局,他又不得不去。

出于谨慎起见,朱由榔没有急于带家眷南下肇庆,而是先安置在象州,自己先下南宁。为防不测,朱由榔留下几张空头敕令给王皇后,以便让她在出现险情时,能征调部队防卫。

不久,皇后与朝臣、家眷从象州到南宁与朱由榔会合,确保安全之后,永历小朝廷终于启程前往肇庆,重温旧梦。

不过,永历帝肇庆安居之梦也只是昙花一现,由于朝廷内部争权夺利,派系林立,互相攻击,导致大好形势转瞬失去。兵荒马乱中,柳州作为军事要地,屡屡被兵匪劫掠,蒙受了巨大的苦难。(未完待续)(赵伟翔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