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往事:烽火连天下柳州(1)

城记|时间:2016-12-20 15:27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3256

亡命天子避难三江

核心提示:

南末清初,风雨飘摇的南明永历政权曾在两广、湖南、江西、贵州等地联合大顺、大西等农民起义军抗清。永历帝朱由榔曾两次到柳州、象州,留下了许多逃亡的足迹和故事。先后有郝摇旗、李定国两个南明主要将领把柳州当成大本营,南明的两次大反攻都在柳州策划集结出发,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一)

如果可以玩一次穿越,我与南明永历帝朱由榔在古宜(今三江侗族自治县城)的第一次邂逅,是在1647年的秋天。

1647年是个兵灾之年,清兵已经入关,清朝已建立,但各地反清复明的挣扎仍在此起彼伏。

这一年的年号有些混乱,北方是清顺治四年,而南方则刚从明隆武二年改成永历元年。

这意味着,此时中国有两个皇帝,一个在北方,一个在南方。从南方短命的皇位更替中,我们不难闻到一股丧国的味道。

3月24日,《大清律》修成,颁行全国。这部承袭《大明律》编写的清朝第一部法典的修成,意味着从此朱氏的家法变成了爱新觉罗氏的家法。

转眼间,汉室皇权旁落外族之手,这是一次让后世汉学史家最为痛心疾首的变故。他们认为,汉室之不续,意味着汉学之不续。

从紫禁城被人赶出家门的朱氏皇族此时正流落在南方,史称南明。继南京弘光政权、福州的隆武政权相继灭亡之后,1646年10月,明两广总督丁魁楚、广西巡抚瞿式耜等拥戴桂王朱由榔监国(代理皇帝),永历政权建立。

然而,就在此时,清军大举南下,攻破江西赣州,永历小朝廷如惊弓之鸟,逃往广西梧州,让广东人民大失所望。

“国”不可一日无君,11月2日,隆武朝大学士苏观生同广东布政使顾元镜、侍郎王应华等在广州奉请隆武帝之弟唐王朱聿鐭监国,并且抢在朱由榔之前,在同月初五日正式称帝,改明年为绍武元年。

11月8日,朱聿鐭在广州即位的消息传到梧州,朱由榔大惊。为收拾广东民心,朱由榔于11月12日东返肇庆,18日宣布即皇帝位,改明年为永历元年。

一国固然不能有两帝,但大敌当前,两个小朝廷,也就是两兄弟本应有事好商量,共同匡复明朝再说,可叹的是,两人却为了争正统兵戎相见。

正当绍武出招凌厉,颇占上风时,清军趁机在南明叛将李成栋的率领下,伪装成明军,出其不意地攻占广州,绍武帝及首辅苏观生自杀殉国,绍武政权结束。

12月26日,永历朝廷仓皇离开肇庆再度逃亡广西。

 (二)

我与朱由榔的邂逅正是在他1647年的逃亡。

永历元年(1647年)大年初一,朱由榔到达梧州,仍恐不安全,又带家小逃到桂林。

《明史》120卷对此事曾有记载: “顺治四年( 1 6 4 7 年)2 月, 由榔由平乐、浔州走桂林,魁楚弃由榔降清。由榔大恐,会武岗总兵刘承胤。3 月,刘承胤挟由榔归武岗。6 月, 清军由宝庆趋武岗, 承胤举城降。马吉翔等挟由榔走靖州, 奔柳州, 道出古泥( 宜)……”

刘承胤原本是要挟永历帝降清的,却被深明大义的刘母斥责,最终放了永历帝。

古宜就是现在的广西三江县城。有道是“山高皇帝远”,若非逃亡,永历帝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到这片古夜郎地。我等南蛮小民,更是无缘面君。但1647年的秋天对三江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季节,因为“皇上驾到”。

据《柳州府志》记载,永历帝的车马是在8、9月间进入三江的,然后到柳州,下象州到桂林。

当时南明在江南诸省,特别是广西、云南和贵州仍有相当的反清势力,但永历帝刚被叛将放生,除了家眷,并没有多少护兵,外面许多将士也不知道永历帝劫后的下落。因此,这支队伍行在山野里如惊弓之鸟。

对此行路途之艰险和紧张气氛,在南明旧臣、明末清初著名思想家王夫之所著的《永历实录》中有记载:“上(皇上)自靖州走苗峒,出柳州,两宫(慈圣太后、慈宁太后)洎车驾蒙尘草莽。上不能骑,吉翔奉篮笋(竹床、竹轿),步行扶掖,行羊肠,夜则通夕巡警……

虽然是逃亡之君,但种种遗迹和传说表明,三江的壮侗苗瑶同胞仍然给予永历帝足够的尊重。

2012年12月15日,我随三江侗族博物馆馆长赵东莲夫妇沿林溪河考察,发现沿途布满了永历帝的足迹。

“林溪河发源于湖南与广西交界的澎莫山,一头流往湖南通道,一头流往三江。沿途有美俗、皇朝、公主坟、黄箱(现名合华)、黄排、皇城、大营洞遗址、二圣庙等多处地名和建筑与永历皇帝有关。”赵东莲说,以前有一首山歌将永历帝到过的地方都串了起来,可惜失传了。

“美俗”在侗语里意为米粥。据说,永历帝到美俗村吃早餐,当地侗民曾献米粥给皇帝一行,因此得名。皇朝寨原名保寨,永历帝曾在此留宿三夜,因而更名为皇朝。公主坟就在皇朝寨对面,据说山上埋着一位南明的公主。黄箱、黄排则是“皇上”“皇排”的谐音,均跟永历帝曾在此驻留布防有关。皇城有两处,分别在古宜镇白石寨、福安乡杉木寨。《三江县志》记载,永历帝曾在两地筑土城居住。大营洞遗址是永历帝曾屯兵的地方。二圣庙里供的是永历帝追封的两个侯王。

事实上如果溯林溪河而上,离美俗村不远就是通道县黄土乡有名的皇都侗寨。当地人认为,皇都之得名是因为古夜郎王曾在此建 “皇都”。

这极有可能是一个美丽的误会,通道毗邻三江,自古是交通要道,明时为靖州所辖,永历帝很可能是取道通道进三江,黄土乡和皇都侗寨的得名应该都跟永历帝有关。

永历帝所到之处,人们都用地名纪念,可见当时皇帝过境引起的山野轰动。

 (三)

美俗村偏远,因此我与朱由榔的初次邂逅是在皇朝寨完成的。

皇朝寨为林溪乡所辖,面对林溪河,建于一坡岭上。带我们探访的村民吴利成说,寨中有四宝:三百石阶、三百冢、老鼓楼坪和一眼能治眼疾的神仙井。

三百石阶与寨子一般古老,从河岸直上寨子,是明代古道的一部分,现仍保存完好。当年朱由榔必定是沿着三百石阶上的寨子。

朱由榔为何到此?除了临时休整之外是否还有别的原因?我们跟着吴利成拾级而上,来到永历帝曾经下榻之地——寨子中央的老鼓楼坪。老鼓楼已毁于寨火,但村里人却仍保留着鼓楼坪。上一点年纪的村民都知道那里曾经住过一个皇帝。

吴利成说:“相传朱由榔当年就住在老鼓楼里。”

鼓楼是侗族村寨的神圣之地,是寨老议事和传承民族文化之所,皇帝临幸,自然只有此处可安置。

据说,朱由榔身材伟岸,相貌堂堂。他1662年在云南被吴三桂处死时,有一目击者曾如此描述:“永历面如满月,须长过脐,日角龙颜,顾盼伟如也。”

但我在皇朝寨所见的朱由榔年方二十四,正是血气方刚、意气风发的时候,然而在此夜,秋霜已降,四处莽林森然,唯有鼓楼中的昏暗油灯照着一张年轻却疲惫而沮丧的脸。

他刚从对面吊脚楼上回来,那里的卧榻上躺着一名奄奄一息的年轻女子,他无法阻止手中握着的那只纤纤小手逐渐变得冰凉。

据说这名女子是南明的一位公主,18岁,应是朱由榔的姐妹。有传闻她是永乐公主,不可考。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是病故的。

朱由榔这个南明的末代皇帝,一生都在逃亡中度过,途中先是亡妹,后是母死,尝尽了国破家亡和生离死别的滋味。

很显然,朱由榔在皇朝寨驻留三日主要是为了料理公主的后事。

皇朝寨河对面的坡地就是公主坟,面积约500平方米。公主坟当地人又叫三百堆或三百冢。冢也是坟墓的意思,公主只死了一个,为何叫三百冢呢?

“相传永历帝因担心被人盗墓,命令部下一夜间同置假坟299座,让人真假难辨。”吴利成说。

“其实,自古以来,侗族地区民风淳朴,又有侗款约束,至今没有听说有人盗过墓。”赵东莲说。

前往公主坟杂木横陈,杂草丛生,路难行。近观可见该遗址已掺杂有相当多当地人的坟墓,“三百冢”的痕迹不明显,公主葬的准确位置至今成谜。

葬完公主,朱由榔又黯然前行,却又不知该往何处去,只能暂时滞留三江,等待消息。就在永历帝驻足三江,草木皆兵之时,他的贤妻王皇后跟他说了一席话,结果让局势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王皇后到底说了什么?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赵伟翔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