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诵柳州名 惠化柳州人——漫谈人文柳州对柳州的影响之“文”

人文柳州|时间:2017-05-24 15:27 来源:柳州日报 评论:0 点击:591

在历史长河中留下痕迹的,是文字。让文字传播得更远的,是诗词文赋。

诗词文赋,不仅是点染山水,也是有感而发,既记录个人思绪,也留存时代烙印。

“地以人传人以地”,千百年来,柳州山水与柳州人文交相辉映,照亮了柳州一方天空,传扬了柳州,也滋养了柳州。


美丽的柳江孕育了柳州文化



笔下山川景千秋

文笔峰,海拔414米,为柳州市区最高山峰。它似以蓝天为纸,白云为墨,在千年间书写了不尽故事,留下了无数诗文。

史籍记载,最早描绘柳州的诗歌出现在唐代,第一个描写柳州的诗人是戴叔伦,其《过柳州》云:“地尽江南戍,山分桂北林。火云三月合,石路九嶷深。暗谷随风过,危桥共鸟寻。羁魂已愁绝,不复待猿吟。”他以亲身经历,展现了柳州独特的山水形态和气候天象。

一首诗,就是时代的一个印记。留存并流传的关于柳州的诗词歌赋,大体可以分为山水风光、人文史事、风俗风物等几大类。



鱼峰山的摩崖石刻



柳州最有名的山水诗、抒情诗可谓柳宗元《登柳州城楼寄汀、漳、封、连四州刺史》:“城上高楼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共来百越文身地,犹自音书滞一乡。”

多年的贬谪生活使柳宗元倍感仕途险恶、人生艰难。元和十年诗人到达柳州以后,登楼之际,面对满目异乡风物,不禁百感交集,写成了这首诗。

《柳州山水近治可游者记》可谓是柳州最早的游记,也为柳宗元所作。在文中,处处柳州山水风光:“又南且西,曰驾鹤山,壮耸环立,古州治负焉。有泉在坎下,恒盈而不流。南有山,正方而崇,类屏者,曰屏山……又西曰仙弈之山。山之西可上。其上有穴,穴有屏,有室,有宇……石鱼之山,全石,无大草木,山小而高,其形如立鱼……”

山清水秀,心高志远。宋代吕本中《柳州开元寺夏雨》:“云深不见千岩秀,水涨初闻万壑流。”清代郑献甫《戊申冬夜舟次柳江作》:“世上有人居柳市,林中无路访桃源。”

旅柳诗人笔下的柳州景色山雄水秀,不仅赏心悦目,也透露了一种豪迈气概。岳飞的参谋刘洪道被谪柳州后所作《观鹅山飞瀑》就是如此:“探奇不畏险,拔雾上高岑。放眼观飞瀑,枕流听素琴。”

“邕江惜别柳江来,拔地奇峰画卷开。”至当代,大文豪郭沫若也为柳州美景所折服。


柳宗元雕像



龙城人物迥风流

“山川盘秀地,文物迥风流。”明代诗人何景明的如是点评。

柳宗元致力于“以礼教治民”,在他的笔下,柳州山水人物跃然纸上,历经千古而成为人文景观和传奇。唐代韩愈、刘禹锡、元稹等一代名家均有诗作与柳宗元答对。此外,无数后人神会子厚,诗对柳侯,成为了柳州一道文化景观。可以说,柳州的文化事业,在柳宗元的笔下和其精神影响下,得到了强力推进。

宋代曾几《明秀堂松》:“柳侯所为邦,十步一遗迹”以及明代湛若水“柳江江上柳千垂,柳子当年亲手培”等诗句,缅情之情绵绵无限。

郭沫若也有多首诗作神会柳宗元,如《访柳宗元遗迹诗》:“柳州旧有柳侯祠,有德于民民祀之。丹荔黄蕉居士字,剑铭衣冢众人思。芟除奴俗敷文教,藻饰山川费品题。地以人传人以地,拜公遗像诵公诗。”又如《柑香亭诗》:“风流人物更风流,树艺群英胜柳侯。种得黄柑六十万,柑香应筑几千楼?”

除了柳宗元,刘蕡也让各朝各地文人追思。

诗人李商隐就作诗五首纪念刘贤良。其中《赠刘司户蕡》云:“已断燕鸿初起势,更惊骚客后归魂”,对刘贤良的逝去扼腕叹息。清代诗人叶时哲也作诗追忆:“柳江天下清,柳山天下奇。借问何能尔,中有刘蕡祠。神鹰奋一击,不中还高飞……”一代伟人毛泽东所作七绝《刘蕡》最为今人称道:“千载长天起大云,中唐俊伟有刘蕡。孤鸿铩羽悲鸣镝,万马齐喑叫一声。”

明代柳州人张翀任刑部右侍郎时因弹劾严嵩父子而遭廷杖,贬谪都匀,许多友人与之唱和咏志。同任刑部官员的董传策次韵张翀诗云:“壮心漂泊成何事,且共清风一洒然。”

明太祖朱元璋也写过一首关于柳州的诗,即《咏柳州城戍守》。其中“旦暮海风摇屋树,春秋溪水泛篱墙”的诗句由景达情。

记录风俗风物也是诗文的重要内容。明代旅行家徐霞客在1637年六七月间两次旅柳,共住半个月。《粤西游日记》记录了其游历柳州的情况,也记录了柳州的山水风光。如“立鱼当宾州大道,在城之西南隅”“自柳州府西北,两岸山土石间出,土山迤逦间,忽石峰数十,挺立成队,峭削森罗,或隐或现。所异于阳朔、桂林者,彼则四顾皆石峰,无一土山相杂;此则如锥处囊中,犹觉有脱颖之异耳。”

我国国歌词作者田汉的诗作也记录了柳州抗战时期的文化重镇风采:“胜利完成疏散年,高歌雄辩柳江边。明朝莫作鸟兽散,再为中原首一鞭。”


柳人风骨柳文传

随着城垣扩建,辖地拓展,柳州人才辈出,特别是自明代中期起,柳州文人或者以饱学擅文见长,或以气节品操见誉。

史籍有载的最早的柳州人咏唱柳州的诗篇,是宋代的融水人覃庆元。他进士及第,曾任御史中丞,其《题立鱼峰》:“载酒听莺语,春风到处吹。鱼峰如有约,蜡屐正相宜。”

柳州风光,在柳州诗人笔下最为常见,也极为情真意切。

柳州人计谦亨的《游南潭》描绘小龙潭的清幽境界惟妙惟肖:“不必求人鉴,临潭一验之。秋高山雾隐,清可辨须眉。”明柳州八贤之一戴钦《题立鱼峰》:“小龙潭上立鱼山,绝壁悬萝岂易攀。金磴斜分天路转,翠霞高抱玉峰闲。洞中白日凭吞吐,江上渔舟自往还。清啸随风落牛斗,置身遥在五云间。”

此外,龙文光《题文笔峰》:“一笏凌云汉,青青锐不斜。烟云披拂久,他日自生花。”张翀《游南潭》:“山下清泉出,林间白发来。寒云如可卧,不必问蓬莱。”等诗作文字与意境俱佳。



游客观赏诗词名家雕像



诗以言志,出自柳州的历代名贤志士胸怀壮志,在他们的诗句中,我们至今可清晰感受到激情与斗志。张翀的《试马》以马喻志,意气高远:“气骄人莫御,千里意何雄。”董传策应和张翀,胸怀志气,情真意笃:“养晦在洁身,匹夫空怀璧。”清代名臣杨廷理自勉:“心如老骥思千里,身似惊蚕困几春。”民国抗日名将阚培雍诗以咏怀:“男儿仗剑出乡关,不斩楼兰终不还。太息中原长板荡,热血奔腾换河山。”

从古至今,柳州人紧扣时代脉搏,诗作也亦如此。如王拯的诗作《抵都》:“练影楼中罢洗妆,永平高馆亦斜阳。宫中从古娥眉妒,海上于今战骨荒。耽病相如仍寂寞,登楼王粲总悲凉。樽前欲奏南飞曲,口口声声已断肠。”

吴采兰是可考证的柳州最早的女诗人,她生活在清代的乾隆年间,仅年17岁便已创作了不少诗词作品。其有五言绝句两首深得婉约风骨:“扫尽东园花,春风太飘忽。美人立树阴,瘦到相思骨。”“婵娟空复情。酩酊总成醉。杨花堕碧流,点点相思泪。”

在诗文中点染山水,在诗中抒发情怀,柳州山水与柳州精神相得益彰。


鱼峰山上的戴欣墓



碑文石刻意不休

书籍与石刻是文字流传的最重要载体。

在柳州,柳州的古代摩崖石刻与碑刻也同样挥斥方遒,激情千古。

游览柳州,各人际遇不同,在相同景致面前,虽同是点赞,但留下的笔墨却也不一。

鱼峰山是广西古摩崖石刻最多的石山,山上留存的古代摩崖有68方。此外马鞍山现存古代摩崖石刻33方。这两座山的古代摩崖石刻占了柳州古代摩崖石刻的80%以上。



贤良祠


柳州古摩崖石刻的内容多是吟咏柳州山水,抒发诗兴情怀。南宋嘉泰三年,柳州知州赵师邈与属下同游马鞍山,即兴咏诗并刻于石岩之上:“九日登高仙弈山,录年驾鹤莫道攀。空余峭壁三千丈,下瞰清溪九曲弯。因弈游口山岭表,今疑身在碧云间……”在立鱼身“三星洞”,有清康熙年间的题字“清凉国”“柳江砥柱”“气象万千”等。

柳州的碑刻,在唐代时已出现。柳宗元任柳州刺史时,撰写了《柳州新修文宣庙碑》。此后的宋、元、明、清各代有不少的碑刻,但大部分已毁失,保存下来的多集中在柳侯祠及东门城楼。

柳州最有名的碑刻,莫过于荔子碑。由于这块方碑集“韩文、柳事、苏书”于一体,而韩愈、柳宗元、苏轼又同属唐宋八大家,所以荔子碑又被称为“三绝碑”。

到了现代,柳州的石刻也同样令人瞩目。在都乐风景区的岩石上刻着4个大字——天下都乐。这是我国著名表演艺术家赵丹在1978年游览都乐公园时所写。

诗可以观风俗,知得失,厚人伦,美教化。柳州诗、柳州文,历经千古依旧文采照人,至今仍传诵着柳州名,惠化着柳州人。(记者 董明   覃杰


柳候祠


见习编辑:六六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