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船长的柳江情结

人文柳州|时间:2017-05-16 12:38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169


“航道宽了,船大了,变化很大。”望着碧波荡漾的百里柳江,59岁的老船长黄克勤感慨良多。在与柳江结缘的40多年里,他见证了柳州航运跨越式发展的过程。


5月5日,明媚的阳光透进宽敞舒适的驾驶舱,一身整齐制服的黄克勤轻轻操作舵轮,洁白的港航巡逻船灵巧地驶离东堤旅游码头,顺流而下巡逻柳江(见上图)。“比起我刚上船当水手的时候,各方面的条件要好多了。”


那是1976年,刚满18岁的黄克勤进入柳州航运公司,成为一名水手。“上世纪70年代,柳州都是用拖头船运货,一个拖头,后面拖七八艘30多米核载几十吨的小船,从岸上看就像一条威风的水龙。”忆起当年跑船运货的经历,黄克勤脸上洋溢着自豪。


跑船,对于年轻的水手黄克勤来说,是一份苦差,也是一种历练。绑绳、运货,顶着烈日在船上来回奔波是家常便饭。黄克勤回忆,船队中,驳船与驳船之间用钢丝绳连接。不仅拖头船有船长、轮机长、水手,每条拖船也配有一套人马。运送1000吨左右的货物,跑一趟船下来,需要50人左右共同协作才能完成。


在常人眼中,跑船的过程充斥着枯燥和寂寞,但黄克勤却享受着驾驶船舶的乐趣。“开机驾分离的大船很有意思,船分上下两层,驾驶员在上层负责掌舵瞭望,需要进挡加速的时候就手摇电铃。听到‘啷啷啷啷’的声响,下层的轮机长就按照上层电铃的‘指令’,挂挡加油。虽然机房噪音很大,但上下互动配合堪称绝妙,相当默契。”黄克勤还说,一旦踏上甲板,想到即将开启一段新的航程,浑身就充满着劲。


“累是累,但看到一船船货物顺利运送到码头,心里就舒畅了。”能吃苦,耐得劳,黄克勤的船运生涯也顺风顺水,从水手做到了船长。


1988年,为适应对外开放,扩大江河、沿海直达运输需要,减少货物中转环节,增加柳州产品在国际市场竞争力,我市经国务院批准,开放柳州港为一类口岸,开办通往港澳的外运业务,改变了我市进出口物资必须通过铁路、水路、公路经其他口岸中转的局面。当年,全市水运完成货运量刷新纪录,达145万吨。对各种拖头船和桂运货船驾轻就熟的黄克勤,从此驾驶从柳州出发的货船驶向港澳,开往海外。


水运的持续火爆也让黄克勤印象深刻,“柳州的锌锭、锡锭、水泥出口,都用船运到港澳。一次拉360吨,货物价值几千万,光运费就要10万元。”他说,除了货运,当时的客运也以水路为主,市民前往桂平、贵港、梧州、广州,都坐船。睡一个晚上就到了,到广州要两天一夜。最早在北车渡码头上船,后来移到驾鹤码头(原海员大厦)。枯水期,有班车送到武宣港上船。“过年过节大家坐船像‘打抢’一样,超员了就只能坐走道了。”


黄克勤介绍,柳江航道一年比一年好,船舶也从几十吨级上升到几百吨级,这两年都改为两千吨级的大船了。“等大藤峡水利枢纽建成后,柳江升为二级航道,航线拉直,航道又宽又深,出海通道更安全顺畅,柳州汽车销量更大,经济发展更快。”


要说最令黄克勤自豪的,要数从旅顺港把军舰带回柳州的奇特经历,“当时我邀了另一个老船长,但他没敢。我就和另外两个人跟船拖回柳州。经过渤海、黄海、东海和南海,在海上航行了几个月。首次在海上过年,大年三十经过台湾海峡,正月十五到梧州。”


如今,已经退休几年的黄克勤仍然忘不了在货船上的峥嵘岁月。他说,自己还是喜欢开船,只要有机会,他都乐意回到船上过把船长瘾。记者 唐小玉 覃杰 文/图



见习编辑:六六

网友评论

  1. 11号滚动新闻|明早柳江水位达80米 停车在滨江西路的车主快去移车!
  2. 2权威发布|广西公布一批干部任免职通知
  3. 3追踪|我市质监局组织检查阳光壹佰电梯 为何出现“故障”有了答案
  4. 4最近去香港的小心!香港流感死亡人数上升至315人,超过SARS!
  5. 5【关注】明年起,不在这份名单上的婴幼儿奶粉将禁止销售!
  6. 6【尴尬】悲伤来得太突然!女子过科目二太兴奋,车内尬舞!结果...
  7. 7柳州至贺州城际铁路方案征求意见,三个方案你中意哪个?
  8. 8危险!柳州两男子徒步探险 结果坠入阳和新区一4米深岩洞内
  9. 9速看!我市11家泳池部分检测项目不合格 有你常去的吗?
  10. 10融水县杆洞乡二次山洪暴发,据说比昨天的还大